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专访“Lufa Care整形”创始人- 韩国朴泳五院长: 探寻整形的本质
2018-12-28 16:26来源:未知

世界和时代在变化,今天整形与微整形已经不再仅仅是追求变美的市场了。从小的方面来看,它们是为了人们寻求自我满足和成就感的手段,从大的方面来看,医美市场俨然已成为深深影响国家竞争力的要素以及市场经济的一部分。

曾有一段时期,整形和微整形被视为“为了变美的挣扎”,但是现在整形和微整的技术本身已经被认为是国家竞争力的一种。在我国,预计到2019年,整形行业将达到8000亿元的市场规模;美妆和皮肤相关市场规模也早已超过了2千亿元;过敏与瘢痕市场也在开始得到希望提高生活品质的80,90后们的关注。

近年来,很多国外的生物与制药公司们都在本国或中国市场围绕于”美” 、 ”皮肤” 、”化妆” 、 ”过敏” 、 ”痘” 、”瘢痕”等相关的医疗技术展示着自己的竞争力。虽然中国在某些方面起步较晚,但最后总能以崛起为目标克服发展中的困难,在其他的制造业,服务业等行业超过他们。

为了了解和学习的心态, 记者远赴整形与微整,美妆与皮肤,痘与瘢痕相关技术与产业发达的国家,并采访当地的专家,探索这些国家的市场现状与竞争力以及优势形成背后的原因。

第一站,我们来到了韩国-这个传统医美经济与技术发达国家。记者就“当代的整形与微整形的定义”有关问题, 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接受我们采访的朴泳五教授寻求解答。 朴教授是一位在韩国多次出演电视演讲,和临床授课的整形外科权威专家。

1545981601171675.png 

图:Lufa Care整形”创始人- 韩国朴泳五院长

 

 

 

 

整形的定义与时代都在变化

记者:朴教授,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整形和微整形?

朴教授: 整形和微整形需要从这样的观点出发。我们不能简单地将整形和微整说是仅仅为了变美而在脸上进行修改的机械性的手术。它是是一种能将个体的优点放大,将缺点减少的均衡性医术。对此个人和整个社会的认识都需要改变。

 

记者:您这样看的理由是什么?

朴教授:因为之前的整形与微整形过于急于打造时代所希望的美人形象,但现在却不同了。简单地用一句话概括的话,现在已进入将核心放在“Natural”和“Pure”的时代。即将如何更显自然,如何更显均衡放在第一位。它不是说要掩盖动过手术的事实,而是关于如何利用人体自身的构造与自我治愈能力来实现自然变美的命题,同时也是整形与微整形正在转变的方向。

 

记者:能否再简单的解释一下呢?

朴教授:举个例子,衰老的皮肤最终表现为皱纹和肌肤老化,为了掩饰衰老,之前主要是使用肉毒素与玻尿酸来实现皮肤的饱满感与滋润感,但是这些手段的局限性体现在肌肉的不自然上。无论哭还是笑,

被手术的部位的皮肤几乎无法动弹。现在的主要的方式是使用“提升线”,在欧美等西方国家,临床上更倾向于使用 “提升线”而不是 “肉毒素”和 “玻尿酸” 。当然目前来说,也有将这几种手段作为互为补充的时候。

 

医生要用自己手中的技术来满足患者的期待

记者:能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提拉线吗?

朴教授:提拉线是一种可被人体吸收的缝合线。专业地说的话,可按成分不同分为PLLA,PDO,PCL等线种,但其都是可吸收缝合线。目前在韩国提升线手术已经非常成熟,在中国利用埋线与其他PDO线等的手术方法也在应用当中。人体在被植入提拉线后,会促进皮肤内部大量产生胶原蛋白与弹性纤维等物质。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些胶原蛋白和弹性纤维能够将皱纹填充,并能实现美白和滋润皮肤的效果。简单地来说,其实是一种利用人体自我防御异物侵入原理的手术方法。

 

记者:可吸收缝合线的诞生已经很长时间了,为了到现在才发展到提拉线呢?

朴教授:我们经常听到的埋线的微整方法其实是源自中国的技术

 

记者:来自中国的技术?

朴教授:是的。在中国的中医学里,从古代开始就有利用植入羊肠来治疗肌肉疼痛和痉挛患者的技术。这种技术传到韩国和其他国家后,发展成了埋线,医生在使用的过程中为了实现更好的效果,经过了不断地发展后才有了今天的GOG以及MOLDING线等的出现。现在,代替肉毒素与玻尿酸的“PDO粉”等产品的开发也正在进行。

 

记者:那提拉线的优点有哪些?

朴教授:安全,无副作用,自然,手术时间短,以及患者的痛苦相较于自体脂肪移植或假体植入等会低很多。简单地来说是这些了。

 

非法手术泛滥制约中国整形技术与市场的发展

记者:您认为和韩国相比,中国的提拉线手术技术处于什么水平呢?

朴教授:目前客观地来讲,还无法超过韩国的技术。原因有很多,但其中最大的原因我认为是非法手术泛滥。在中国这种存在单纯追求盈利的无资质操作人员和相同的手术在价格上却千差万别等不合理的市场结构中,想要取得较大的技术发展显然是有局限的。另外,缺少像我正在使用的MIMOBIO公司的产品一样,经过足够的临床与结果检验后来安排产品生产的公司也是一部分原因。

 

记者:中国没有类似专业的生产公司吗?

朴教授:这种公司在中国是存在的,而且还不少。但是我指的是那种生产“经过彻底的临床检验的产品”的公司不是很多。彻底的临床是指 “技术精湛的专家”、 “大量的临床结果” 、 “提拉线的原料相关专利与技术” ,以及最重要的”有关使用在人体上产品的伦理意识“等要素都必须具备。很遗憾地讲,中国目前在这些方面给人有所欠缺的感觉。

 

记者:您提出的 “Lufa Care 提拉整形术”和其他医生的理念有什么差异?

朴教授:虽然提拉线被称为实用与效果显著的产品,但是其无法完全诠释人体的神秘性。我的手术技法“ Lufa Care 提拉整形术 “是一种诱导人体不想变老的方法。用提拉线尽可能自然地实现变美效果,然后用纳米技术和糖蛋白质混合物来打开细胞之门,那样的话可以实现提拉线效果的倍级提高。 当然,为此我们必须要学习技术,以及自己思考该技术的态度. 另外,不应该局限于学习提拉线技术,也应该熟悉学习综合手术的根本方法。

现在是需要分享的时代

记者:您有什么建议要给中国的整形医生或医美从业人员吗?

朴教授:我知道中国的整形医疗技术正在日益发展. 但众所周知,整形技术或发展方向以半年为周期持续变化,因此需不断地学习边学边提高自己的实力并在此基础上去创造开发新的领域, 另外最重要的要具备以患者为中心的意识。我这次正在参与筹建 “世界线雕整形协会”之中 我们会以世界线雕整形协会的名义,开展不只是中国,而是面向世界上众多整形相关医疗从业人士培训教育项目. 我们在费用和时间上也没有什么负担,因为MIMOBOIO承,会赞助这些“技术共享”的相关事业."

 

记者:您最终的梦想是什么呢?

朴教授:近期巴基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医生已经为了接受教育定好了12月份的入境日期。我不会急于提高医生们个人的名望和赚钱上,也不会一次性向他们传授我的技术。我想不分国籍,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弟子、我的朋友、以及作为医疗人的前辈与他们交流。最终,我会将Lufa Care 提拉整形术”全部传授给他们,并与他们一起研究和思考. Lufa Care 的皮肤再生物质打造的技术产品也会以附上他们名字。况且现在是需要分享的时代,而不是通过垄断就能变得幸福的时代另外我想等我老后在他们家里吃一顿美味的晚餐。哈哈,这是我的一个小小的心愿。

 

结束采访后, 朴教授还与我聊到了中国古代四大美女的故事,印象深刻,引人思考。

中国有过4大美女生活的时代。远的从越国开始,近的可追溯到唐代,我们出过世人皆知的西施,王昭君,貂蝉和杨贵妃。她们的美貌和才能可说是上天赐予的,其中有的和惊为天人的面貌不同,度过了悲惨的一生,也有的借助其美貌赢得权利,甚至号令天下. 尽管结局不尽相同,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有符合当时时代的“美”。

但她们有各自如同弱点一般的秘密: 西施拥有一双不符合时代审美的大脚,为了让人们更关注她的身材,旗袍得以诞生。为了掩盖王昭君又窄又不对称的双肩,匈奴民族才将披肩改为衣裳;貂蝉那小小的耳垂不是大众欢迎的尺寸,因此耳环和发饰得以发展并流行于周边各国的女人之间;杨贵妃的腋窝有狐臭,除了当时患有感染的玄宗之外,其他人都无法靠近,给身边的人带去了很大的不便,甚至还有后传说,狐臭直接影响了杨贵妃的自杀。

这些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但给当时的她们带去多大的自卑与伤痛呢?想到这些恐怕我们也笑不出来了。

朴教授最后问我:她们如果出生在今天这个时代,并且克服了这些弱点的话,她们的人生方向会不会改变?而我们的现代医学又能送给她们什么样的礼物呢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今日浙江"或电头为"今日浙江"的稿件,均为今日浙江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今日浙江",并保留"今日浙江"的电头。

©2016  今日浙江网  版权所有